算法竞赛回忆录

现在是 2022 年 7 月 28 日的凌晨,我刚刚结束 CCPC Final 2021。打铁是毫无疑问的,Final 本来也就是去图一乐,但是这一场比赛对我的算法竞赛历程极为重要吧。

它标志了我四年算法竞赛生涯的结束。回忆着几个小时前的比赛,我记得我还在和队友讨论 SG 函数、meet-in-middle、线性基和高斯消元。「到底是怎么实现的呢?这个思路又是怎么形成的呢?」即使我几周前就决定了我在这个赛季结束之后就退役,但是在退役的最后一场比赛,明知道自己以后可能再也不会想这些东西,却还是一直在思考着。现在我一个人坐在床上打字,仔细想想才明白,原来我已经在算法竞赛中太久了,这样的思考已经成为了我每一天的习惯了。

四年流水账

高一

四年前,我开始学习信息学奥林匹克,也正式进入了算法竞赛的生涯之中。2018 年夏季前的我还只是一个会看文档写 Unity3D 程序、研究 .NET CLR 皮毛的小屁孩,那个时候我对于算法竞赛是很抵触的,因为我觉得那玩意肯定没有什么意思,不如写项目有意思。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我一个人独自来到杭州的一个机构里,和一群小学生、初中生一起集训信息学。也许是想要证明自己计算机还不差,所以为期十天的集训,我每天都泡在电脑上,从早上九点到晚上十点。

我还记得第一天的内容是如何用 C++ 生成随机数、编写一些经典的程序;第二天就是博弈论,老师上课讲了很多自己也不会证明的结论;后面就讲了动态规划和图论。我记得我用了很久才理解背包问题,也是很晚才理解动态规划的状态转移方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记得刘汝佳写的那本紫书上形容动态规划的时候,用的是有向无环图的模型;那个时候,我哪里知道动态规划的无后效性和有向无环图的关联呢?

暑假的日子慢慢过去,快要到开学的时候。现在回想看,刚进入师大附中的我显然是没有做好准备的。我以前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优秀的同学。暑假末尾的时候,我认识了 crazydave(FZOI 2017),他是我认识的第一个 FZOI 的学长。我还记得第一次去机房的时候,滨江校区 S413 里的两排桌子上摆了好几台显示器,每个座位上都摆着 FZOI 各个选手的个人物品,还有一个不穿校服、看上去是国际部的学长(XG_Zepto, FZOI 2017)正在屏幕上敲着求最大公约数的函数。我还记得桌上摆放着洛谷的杯子、键盘泥(XG 对不起我直接把键盘泥用废了)和各种小玩意,书柜里有历届集训队的论文。我第一个在机房的晚自习端着本《算法导论》乱翻,现在真的觉得当时的自己还挺自信的。

这种自信当然没有持续多久。我的第一次月考考的挺烂的,一个在平行班都考得这么烂的人学竞赛显然是离谱的。和附中其他的卷王不太一样的是,我没有那么在意第一次月考,因为 NOIp 2018 马上就要来了。中午和晚上我都呆在机房刷题,梦想着第一年就可以拿到省一。在这个过程中,我清晰的记得 crazydave 和 XG 给我讲 ST 表、倍增 LCA;我在晚自习的时候还认识了 lornd(FZOI 2016)。lornd 对我真的很好,他给我讲了很多算法和题。虽然他当时已经高三了,但是还是会经常来机房。在这个机房里留下来的人,大概都有这样的热爱吧。

真正让我自信崩溃的可能就是 NOIp 2018 了,赛前刷了很多题目的我直接滑铁卢,考出了一个全省倒数的成绩:

600 分里面只拿到了 128 分:完全背包没写出来、正解是贪心的签到题我用线段树乱搞没拿满分、还有一道题没有写完整头文件直接爆零。

那应该是我人生中第一次 mental breakdown:出分的那一天我一直在控制情绪,但是眼泪并未止住;我没有下楼继续上课,然后被两个老师狂骂了一顿;那次之后我对周围所有的一切都带有畏惧,因为我没有什么能做的好。

虽然不太记得了,我第二次的文化课考试也很烂吧。NOIp 2018 结束了,lornd 回去学高考了,crazydave 没考好暂时回去学高考了,机房里冷清清的,就剩我和 XG。在这段时间里,XG 给我讲了很多东西,除了算法和题目,也会经常跟我吹水。在学长们的吹水中,我也认识了 DOFY(FZOI 2016)、QYQ(FZOI 2016,不过他名字全称是 QYQYQYQYQYQ)和 bdzxt(FZOI 2016)这三位大前辈。我从他们的口中知道了竞赛具体对升学的作用,学会了如何 CS 1.6,也听说了很多竞赛生涯里那些很浪漫的故事(也有奇怪的故事,比如 DOFY 花了一年才知道自己高一就拿了 PKU 一本约),至少我觉得相当浪漫。

我喜欢算法吗?喜欢的吧,我喜欢设计巧妙的 DP,也喜欢复杂的数据结构和图论。每天都在学习和练习,学到了很多自己以前完全没有概念的东西是一件令人上瘾的事情。同时,相比于无聊的要死的高考生活,我也决心要创造属于我的竞赛生涯。

在 2018 年结束之前,带着 crazydave 送给我的那本《算法竞赛进阶指南》,我跟着九江的几位大佬去了长沙雅礼中学,同期 XG 和青山湖的 hytzongxuan(FZOI 2017)也去了。那个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和九江的几位大佬差距太大,完全不知道如何与他们交流,面对着雅礼中学巨佬们出的各种毒瘤 WC 模拟题,我只敢闷头刷我的《算法竞赛进阶指南》,毕竟得先学好基础的才行。后面我才渐渐明白,九江的那几位大佬里,有 EncodeTalker(九江一中 2018 级)和 OIerC(九江一中 2018 级)。

集训回来之后就是元旦,我穿着雅礼的校服赶上了附中的元旦演出。由于我离开长沙穿的太少、又遭遇降雪,看完演出回家之后直接发烧了。我记得元旦回来的时候,看着第三次月考的成绩单,直接崩溃了。我的化学低的离谱,剩下的也都跟完犊子差不多,那应该是我最差的成绩了(哈哈,那是我当时以为这会是最差成绩)。最后一个月,收了收心学了下高考,把成绩拉回来了,虽然也就是那样吧。

2019 年了,高一下学期了。为了逃掉寒假作业,我在开学前一周去了中山纪念中学集训,和 crazydave 一起。我记得那段时间真的是段神奇的经历,白天在机房比赛改题,晚上在寝室里抓老鼠打蚊子,打题打累了就望着窗外看风景。中山纪念的校园超级大,四面八方不是树林就是学校的建筑。在纪中也认识了 symbol 老师和 xc 老师。我记得第一次和 symbol 聊个人情况的时候,看了我这个全校排名之后直摇头,不建议我继续竞赛;之后打了几场 NOIp 模拟赛,他见到我之后问的第一个问题:「你这个全校排名是不是骗我的?」

开学几周之后,我回到了附中学了一个月的文化课,然后又停了一个月的课停到省选,因为我知道这个月过去之后,我可能就不太能见到 XG 和 crazydave 了。这个月学了挺多省选的科技,也写了很多奇怪的博客和题目。每天除了自己学东西就是在被 XG 教育,那也是我第一次具体知道了人可以有多聪明,很多东西难的要死,但 XG 都会。每天到机房,从白天坐到晚上,中午如果不困就打 CS。而 DOFY、QYQ 和 lornd 已经很少来了,因为也快高考了(不过 QYQ 和 lornd 中午来的挺勤的 XD)

JXOI 2020 推迟了一个月进行,最后的结果是:XG 和 hytzongxuan 进队了,crazydave 退役了,EncodeTalker 是队长。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选手退役的样子,看到 crazydave 退役我也难过了很久。

省选结束之后自然也没有理由继续停课了,所以就回到了教室学无聊的高考。期末考试之后,我再次前往中山纪念集训。七月的集训都挺正常的,每天都在机房写题,也认识了来自深圳的几位 dalao,还认识了后桌的 Lu_Anlai(赣州一中)。七月份的集训结束了,NOI 2020 开始了。这一年的 NOI 2020 是在广州二中举办的。最后结果逃不过 QYQ 的诅咒,继续 CU Again 了。

XG 打铜算是我那一段时间最不能接受的事情。他是我觉得最聪明的现役选手,为什么就 Cu 了?XG 回到了教室,每周一早晨披着蓝色校服外套搪塞学校的晨会,不再随意的在学校里把手机拿出来了。

害,我的学长们都退役了,该我了。

高二

八月份的集训也是天天比赛,然后看神仙讲课。当时是真的听不懂各种数据结构套 DP 套图论,所以索性逃了讲课自己写题。在每天比赛的 ranklist 里面,我看到了「2019江西师大附中卢安来」(Lu_Anlai, FZOI 2019)。什么玩意?不是赣州一中的吗?后面一问,原来变学弟了。在纪中培训的时候,寝室里除了我、三位深圳的老哥和两位赣州的老哥之外,还有我的两个学弟 zzr*2(little_brush、zzr8178541919, FZOI 2019)。

八月份集训之后,师大附中招了一位年轻有为的信息学教练,我们都叫他 lcx。我记得我是在八一广场的 Starbucks 见到了这位年轻有为的信息学教练的。由于竞赛班转移到了青山湖,所有的竞赛老师都在青山湖,所以我也跟着转移到了青山湖。每天早上从翠苑路上行方向 13 号车门到地铁大厦转车去师大南路,每天晚上从师大南路到八一广场转车回翠苑路,我就这样通勤了一年。CSP-S 2019 之前的三个月都是在刷题比赛中度过的,这段时间在 lcx 的指导之下巩固了一下自己的基础,逐渐能切掉很多题目了。那段时间实力大增,周一早到周六下午都在机房刷题比赛,周六晚上就在地铁大厦星巴克继续奋战到打烊,每天能切掉 12 道题。十一期间还逃掉了学校军训的补训,在机房里给学弟学妹讲课。CSP-S 2019 的前一周,还去 ICPC 2019 南昌站玩了一下,拿了个银牌。那段时间觉得,自己也不会太差了吧。

我也得搞点成绩出来了。

CSP-S 2019 事实上非常具有戏剧性,具体的我也不好多讲。最后江西省的题很没有区分度,但是成功的把我从第一区分到了第六,因为我数组开小了。

哈哈,我操。

不过也有个第六,所以也就想继续冲省队了。FZOI 2019 都回去学高考了,FZOI 2018 就剩我一个了,机房里就剩我和 lcx 相依为命了。

对,真的是相依为命。我们搬进了新的机房(名师工作室)。新的机房位置很好,饱览操场风景,还能看到京九线的动态,不过确实有点太冷了。

对,超级冷。一个月之内我和 lcx 都相继发烧回家,那个时候虽然没有疫情,但是我和 lcx 在师大南路的张亮里吃晚饭时聊到武汉的不明肺炎,「应该不至于像 SARS 那么严重吧」。

哈哈,我操。

同时,教育部还推出了强基计划,我的学长们都被撕约了。我没啥好说的。

哈哈,我操你妈的。

疫情之前我们所好了机房的门,然后真的没想到中间会经历那么多离谱的事情。全国进入静默状态,我的集训也改成远程线上集训了。在家里的日子还是很颓废的,不过好歹还是比较自律的。每天逼着自己起床,疯狂控制我 Pixel 的屏幕使用时间,每天就刷五分钟社交网络,每天仍然是从早坐到晚,要么就是在刷省选的科技和题目,要么就在比 JZOJ 上难的要死的题目(妈的,真的难,我真的脑子不行),逼着自己把题目改出来,每天都坐到十一点半,然后复盘总结。

这段时间太痛苦了,这是我人生中最接近抑郁的时候。

五月份终于回到学校了。我继续在那个小机房里进行训练,同时也开始给 FZOI 2019 的几位学弟讲各种奇怪的东西,比如 Splay、SAM、LCT 啥的,还做了几次杂题选讲。其实我从一个方面讲,我真的觉得很愧疚,我没能给我的学弟留下更多的资料和讲解。回忆起高一时学长们对我的帮助,高二这个时候的我离退役也不久了,我没能给予学弟们更多的帮助。我的智力和思维一直都很低下,我也很难给我的学弟留下点什么可以学习的经验。作为他们的学长,我感觉我并没有做的很好,这也是我竞赛里一件遗憾的事情。

JXOI 2021 来了,这是我人生中唯一一次省选。虽然省选前一天有一些离谱的小插曲,但是,省选就这么来了。联合 B 卷的难度不高,对于我这种没有脑子只会想套路的选手很合适。两天比赛下来,我终于如愿以偿,我以第三名进入了江西省队 A 队。后面 APIO 的时候,我切了一道 Kruskal 生成树的题目,拿到了银牌。

我还是做了点事情的。

接下来就是 NOI 2020 了。

NOI 2020

说实话,这一段,可能就没有那么有故事性了。

XG_Zepto 和 crazydave 高考考完了,我也进入了退役倒计时。看着 OI 生涯的日子一天一天的逝去,我备受煎熬。我真的很怕自己拿一个很差的成绩回去高考,我也真的很留恋 OI 的日子。上大学之后的我想起 OI 的岁月,总是会很羡慕,那真的是一段可以为自己爱好不顾一切的时光。也许临近退役的我,也是这么想的吧。

我要离开了,离开我生活学习一年的青山湖,离开我吃了一年的师大南路,离开我搭乘了一年的地铁,离开我的机房,离开我的 FZOI,离开我的浪漫生活,离开我的热爱。

我好难过。

最后 NOI 2020 是以巨大翻车结尾的。day1 我中途变更了生成程序的格式名(将 delicacy 改成了 delicacy.out,然后用 gdb 调试了一个半小时的 delicacy,导致我正解全部改掉了,最后没时间写了)直接签到失败;day2 颗粒无收,那题目我是完全没见过,在考场上折磨了 5 个小时。

「停!」王宏主席的声音,宣告了我的 OI 生涯到此结束。

我退役了,颗粒无收的退役了。

src: OIerDB

高三

高三没啥好说的,学高考无聊的要死,成绩大起大落,然后来读带专了。

本科一年级

进了带专之后,误打误撞找到了软院的学长报上了自己的成绩,然后就被大四的 cycl 拉去组队了。

xCPC 生涯可能就没有那么有意思了,毕竟都学过这么久的算法竞赛了,高速上升的故事是不存在的。每周二下午三人三机的训练让我们信心爆棚,巴不得下一场区域赛就吊打 TP。疫情的原因导致我们比赛只能用 OMS 的傻逼监考软件进行比赛。几场区域赛成绩下来也都很一般,ICPC 和 CCPC 各拿了一个银,然后 CCPC Final 打铁退役了。

结语

四年算法竞赛,我失去了什么?

我上了带专、我失去了我所有的暑假寒假、我失去了像一个「正常高中生」一样生活的机会、我失去了一段时间的心理健康、我失去了所有人对我的期望,「黄晨曦是个没有智力的人」。

我得到了什么?

我能有幸结识在我心里最优秀的学长们(XG、crazydave、hytzongxuan、DOFY、QYQ、lornd、cycl、wfy)、最关心学生的刘晨旭教练和雷火军老师、最强的学弟学妹们(Lu_Anlai、little_brush、zzr8178541919、yrp、周禹川、嘉嘉、pfl、lc、松松、昊天、安以轩、IceAge 等等等等),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优秀的人,而他们对我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影响。我的逻辑思维、思考问题的角度、还有对于自我的相信与期待,都是他们给我带来的。我给我的人生留下了一段浪漫的回忆。

我感谢他们。

我爱他们。

发布者

Kalorona

明德格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