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言录


《论自由》

而且一般说来,在立宪国家,无论政府是否对人民负全责,都不必过虑它会经常对意见表达施加控制,除非它使自己作为代表一般公众不复宽容的机构,才敢这样去做。因此,让我们相信,政府跟人民已是完全合一的,并且除非它认为是出于人民的意思,否则就不会动用任何强迫的权力。但我所要反对的却正是人们施加此种强迫的权利,无论它是由人们自己还是由他们的政府来实行。这种权力本身就是不合法的。最好的政府也不比最坏的政府更有资格这样做。以符合公众意见来使用强迫,跟违反公众意见来使用它同样是有害的,甚或是更有害的。如果整个人类,除一人之外,都持有一种意见,而只有那一人持有相反的意见,人类也没有更好的理由不让那个人说话,正如那个人一旦大权在握,也没有理由不让人类说话一样。如果一项意见只是一件个人财产,除持有者外对别人毫无价值,那么即便剥夺对它的享用只是一桩个人伤害,而所伤者或众或寡犹有不同。但是禁止一种意见的表达,其独有的罪恶之处在于,它是对包括当代人与后代人在内的全人类的剥夺;并且这种剥夺对那些不同意这种意见的人,比对持有这种意见的人甚至更大。如果被禁止的意见是正确的,那么人们便被剥夺了以正确矫正错误的机会;如果它是错误的,那么人们便损失了几乎同样大的益处,因为经过真理与谬误的碰撞,会让人们对真理有更清晰的体会和更生动的印象。

(Kindle 位置 420-431)

小幸运

Tarjan陪伴着的强连通分量
看见可持久化仙人掌生长
莫比乌斯反演套容斥定理
深夜 还在推DP
积性函数和狄利克雷卷积
三维凸包不见你的 踪影
模拟退火解决不了的难题
是生命执着的目的
也许当时忙着CS和红警
忙着OSU还有飙车去漂移
人理所当然的忘记
是谁颓废腐败之后还在调试NTT

原来莫队上能跑AC自动机
原来树上的差分也能匹配KMP
那为我可持久化的奇迹
陪我打的At
卡常的都是你
劣于NP的暴力
VFK的仙人掌
毛爷爷论文提出 拆系数的FFT
稳稳涛研究回文自动机
CDQ淫巧奇技
博弈中的SG 算法等待揭秘

OI是段跌跌撞撞的旅行
拥有着后知后觉的玄秘
来不及怒斥CCF老爷机
让标算 全成TLE
也许当时忙着硬刚线段树
忙着探索最小费用最大流
最短路上找不到你
是谁左旋右旋一直傻傻维护link cut tree

原来莫队上能跑AC自动机
原来树上的差分也能匹配KMP
那为我可持久化的奇迹
陪我打的At
卡常的都是你
劣于NP的暴力

区间k大,树套树
平衡树套可持久化线段树动态树
但愿在我去不了的机房
你伫在屏幕旁
终有天会退役
哦他会有多幸运

 

禁止暴力色情的内容通常以保护儿童的名义实行,首先,因为儿童主要是父母的私有财产,然后也是人们共同的私有财产。人们有权利把儿童交给权力来塑造,孩子能看什么,能说什么、能想什么,都由其他人安排好,就像把钱存进银行一样,觉得安全,至少你知道这样孩子就会安全了。至于为什么不想让儿童看到色情内容呢,第一当然是不希望他们照着做;(因此,有必要把性教育也禁止掉。)如此一来,即使小孩子长大之前,有可能因此从事不健康的性行为,也是没有关系的,毕竟概率比较小;小孩子接受性教育以后照做的概率比较大,更可怕;小孩的求知欲和好奇心被折损,内心深处觉得性是肮脏和禁忌的也是没关系的,越是压抑,以后就越能享受禁忌。第二也是更重要的,我们不希望小孩接受了性教育或者看到了色情内容以后面对我们时心想:原来这就是成年人背着我们在做的事情!即使小孩子的想象并没有我们想象中孩子对我们的想象那么夸张,也是让人不可接受的,这是一种想象中的自我在他人的想象中崩塌的过程,所以禁止小孩接触性的内容不是保护小孩的天真无邪,而是保护我们自己在小孩心中的天真无邪形象。

禁止暴力内容的源头稍微复杂一点,一方面它们伤害了我们的心灵,另一方面是我们担心其他人会照做,伤害我们的身体,所以最好是全都不要看。在这个时候我们遇到了一个完全不能谈的话题,那就是为什么要禁政治类的东西?

谈论为什么不能谈论政治也是在谈论政治,以此不断递归。但是简单说,因为政治同样关乎身体和性。口头上,禁止政治类的东西都是以保护真相为名:只有垄断了真相的唯一源泉,才能保证真相的纯净。但是我们都知道不是这样的。不然为什么“一个健康的社会应该允许不同的声音”会被环球时报也拿来用呢?
真实原因是,如果人们可以讨论政治,这会就像是儿童讨论成人的性一样,引起政治参与者的高度不适:他们会不会认为我们是做了这样的事情?但是我们真的没有,我们只是做了那样的事情。就像我们不能像孩子解释说,我们不是像你想象中的那样做了那样的事情,我们其实是这样做的——如此的解释只会引起孩子对我们的性爱更加狂野的想象。每当你讨论民主自由时,冥冥中天上就有一个当权者感到羞耻:真的不是像你想象的那样。但是我不能把裤子脱下来给你看。我的上帝啊,这真的太羞耻了。

如果一个人可以讨论政治,那说明他拥有自己的身体。这对他人,对社会,都是很冒犯的。因为能控制自己身体就是一件羞耻的事情。什么是恶?尼采说,恶是让人觉得羞羞的事情。当你觉得羞羞的时候,你做的就是恶。这就是为什么每一次清除色情内容也要尤其注意清除政治内容,我的上帝啊,这太让权力觉得羞耻了,如果你不打算画一个界线的时候,让权力觉得羞羞的事情就会越来越多,那么今天开始生效的最严格保护法很快就要被下一个更严格的保护法替代。当色情与政治在一个网站上合二为一的时候,这件事违反天条,我们迫不及待地看到那个网站被如愿以偿的关在了墙外,都感到了羞羞的喜悦。

@熊小默